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漠某年某月的世界

这一段的他乡旅路,这一段的心情……

 
 
 

日志

 
 
关于我

这么些年,一直在外漂泊,像所有的流浪的人一样,感受异地他乡的无奈和精彩—— 做了十余年的为他人做嫁衣裳的所谓编辑,没甚名气,也没甚建树,惭愧惭愧! 唯一能让自己说,还对得起自己的,就是一直在努力写稿,从没放弃——如今,也有了数百万字变成铅字! 可惜,现在的我已经世俗了,只为米米在写字,,擅长写创业稿! 为生计,漂泊! 为家,努力! 为梦想,那就得过且过吧!

网易考拉推荐

样文(岁月履痕)2009、2期  

2008-12-02 16:07: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雨了,想家了

文/敖昭华

 

    窗外,雨哗啦啦地下,已经下了一上午了,还不见有停的迹象,仍然不减速刚开始的气势,真不知道天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雨水下!记得以前我最讨厌下雨了,因为一下雨,家乡的路上便有很多泥水,那时候别提多烦呢!现在没有那么讨厌雨了,因为下雨天勾起了我对家乡的无限的思念。

    那是我和妹妹小的时候,我们两个披着雨衣在水田里插秧,那时候雨并不大,小雨淅淅沥沥的下,正值农忙时节,爸爸妈妈在上面的田里扯秧苗。我和妹妹最怕蚂蟥了,它会吸腿上的血,偏偏这时候就来了一条,我很怕,我就用手泼水,把它往妹妹那边赶,妹妹也怕,她就用手泼水,往我这里赶,最后我跟妹妹被蚂蟥追着跑,妈妈看见了,生气地说:“跑啥跑,你们越跑,水就越晃动,水越晃动它就越追!看你们,把田里踩得都是坑,怎么插秧啊?”爸爸说:“你们走上田埂,再走到前面去继续插秧,它不会跟来的。”我们照爸爸的话做了,果然,那小水虫没跟来!------后来,爸爸妈妈还拿这事来取笑我和妹妹呢!

    农忙的时节,家乡的天气也多变,记得那次太阳很大,我们都在田里干活,忽然天空中下起了豆大的雨点,没有一点的预兆,出那么大的太阳还下那么大的雨,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毫无疑问,我和妹妹,还有爸爸和妈妈都往家里跑,我们跑得快,十多分钟就跑到了门前的打谷场上,可是,雨忽然停了,天空中出现了一道美丽的彩虹,彩虹在刚被水洗的天空中格外的清晰夺目。当时爸爸说了一句话:“太阳雨,打不湿衣服!”我当时不明白,我的衣服不就打湿了吗?不过我也没问,我在看彩虹,那彩虹真的很漂亮!后来我才知道爸爸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原来是指雨来得快,去得快。

    这个时候,正是家乡桃子成熟的季节,家乡的桃树特别多,桃子也特别大,特别好吃!桃子的芳香四溢,远远地,就能闻到桃子的香味,那种感觉特爽!家乡是出了名的桃园,桃子的品种很多,有一种桃子特大,比苹果还要大,成熟了也是青色的,味道香甜脆口,好吃极了!还有一种桃子,我现在想起来就流口水,那叫大红桃,桃子不大,熟的时候外皮微微有一点红,只是在顶端红多一点,咬一口就知道里面的红了,那是鲜红的红,就像红色口红的红,那种桃子的桃肉不沾桃核,一咬下去,桃肉就很好地与桃核分开了,一个吃完,就可以看见那桃核是干干净净的,就像一般的桃核用刷子刷洗干净一样,大红桃的味道美极了,甜而不腻,黏而不粘口,脆中带香,是桃中的极品!

    哎,家乡啊,好想再触摸你的温情,何时才能回到你的怀抱啊!

 

广东佛山顺德区龙江镇旺岗工业区

 

 

 

城市蜻蜓

文/滕明礼

 

久违的一场大雨让城市洗去了太多属于炎热的污垢,也使得人多了几分回归真实自我的欲望。匆忙于人群中,彼此的笑容也似乎少了些平日的虚伪。

水泥和钢筋铸造的马路上,偶乐会有几处浅浅的积水能倒出歪歪斜斜的影子。走过一积水处,两只起起落落的蜻蜓吸引着我,它们起了又落,落了又起,似乎要在那积水里寻觅什么,可反复十余次后它们什么都没有得到,哪怕是行人一个关注的目光。可它们全然不顾这一切,依旧执着地起起落落,且丝毫没有离开的迹象。我感动于它们的执着,但心中依然默默着:这是一个想留下点什么都不太可能的城市,虽然你们很执着,但结果其实早已注定了。

轻轻地摇了摇头,我继续赶路……

因为下雨,我迟到一会儿到公司,公司里老板的嘴角挂着的是笑容,但眼睛折射出来的分明是野兽受到侵犯时的凶怒。我没有告诉他蜻蜓的故事,因为他不会懂。下班后又习以为常的加班到深夜,走出公司时雨早停了,城市的霓虹灯正在倾尽全力吐出几丝微弱的光茫“欧化”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我没有与往常一样坐上熟悉的公交车,信步在街道上,我突然间感到了阳生与恐惧,当初自己如许多人一样,将这座城市当成了心中的“圣地”,能被那惨淡的霓虹灯所垂青,愿意一生被它所笼罩。可当这样的夜晚,独自彷徨于这些熟知的建筑群中时,这样的虔诚终会换回什么呢?有点累了,在被修剪得整齐划一的绿化树下,我驻足凝视着来去悠闲的行人,惨淡的灯光下,真伪变得很模糊了,清爽的晚风中,男人似乎比白天潇洒了许多;女人也似乎比白天更加动人,将要离开时,我突然记起自己所站的这个地方正是白天看到那两只蜻蜓的地方。积水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竹扫把留下的半圆痕迹,两只蜻蜓不知去向了。

两天后的深夜,加完班后老板让我去他办公室,他依旧堆砌一叠属于奸商特有的“笑容”,拐弯抹角地“赞美”了我很长一段时间,当发现我的确无心听下去了后,他告诉我,我被解雇了。我平静且坦然地接受了这一切,在走出老板办公室时我甚至连一句理由都没有问,关门的瞬间我看见那张平时总是堆砌着笑容的脸上这一次换了一种平时少见的表情——呆木,我笑了。

走出公司时,已经没有公交车了。散去了人群的街道上,只有那丝惨淡的灯光还醒着。不知为何,走在孤寞的街道上我又想起了雨中的那两只蜻蜓,它们的影子被我越放越大……我钦佩它们不顾一切地执着于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也不管是否会有结果。可它们怎会知道,这样的城市已经变得十分现实了,这里的一切都必须用交换来进行,甚至连季节更替所带来的炎热或寒冷都不能例外。诚然这里也或许演义过很多感人的故事,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在钢筋和混凝土到来之前的故事,且永远是故事了。所以当蜻蜒进入这城市的时候,它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这里容不下它们,我是否也一样?

背上行囊的那一刻,我再次回眸满街灯火,依旧那样惨淡,还有两只蜻蜓,似乎在眼前。

 

东莞长安沙头新利堡

 

 

 

远行

文/周齐林

 

    父亲摸了摸我后脑勺,朝母亲微微一笑就上车了,母亲对我说这辆长长的大巴会把父亲带到一个很繁华的城市。我问母亲那个城市叫什么名字,我说我也想去。母亲朝我笑了笑,拍了拍我的头,叫我快快长大。母亲看着父亲越来越远的影子,却没哭。母亲一直笑着。母亲说父亲去外面挣大钱了,挣大钱给咋家盖新房子,给我以后上大学。

  母亲告诉我那个城市的名字。我叫母亲写给我。母亲冲我摇了摇头就出去忙农活了。我不知道母亲只念到小学一年级就被外公拉回家带孩子了。从此以后我就喜欢上了地理课,喜欢上地理老师那张撕成两半的地图。我在地图上寻找着父亲的影子,用手丈量出父亲和我的距离。后来我惊喜地告诉母亲父亲离我们的距离只有两根铅笔棒那么长。

  我用积攒起来的零花钱去集上买了张地图。我把地图放在枕头下,每天睡觉前用手比画着父亲与我的距离。我经常在梦里梦见父亲,梦见那个住着父亲的城市。醒来,我就向母亲描述那个城市的一切。

  父亲每个月月底就会给我们寄来一封信。父亲写来的信署名都是张继名转汪伏娇收。张伯伯在镇上的邮局做清洁工。等母亲和我坐稳了,张伯伯就一字不漏地给我们念父亲给我们写来的那封信。父亲说他在那边每天都能吃上一顿我们只能过年才吃得上的红烧肉,张嘴轻轻一咬,肉里的油水就流到他嘴里去了。父亲说他在一个大酒店里上班,我们村里的房子全部加起来也没酒店那么多。父亲说他没事就经常坐电梯玩,从一楼坐到二十九楼,然后又从二十九楼坐下来。我听了直流口水。张伯伯说完又对母亲说,妹子啊,你嫁对人了,志佳他过上城里人的生活了,你们母子俩也快了啊!他真过上好日子了?母亲兴奋而又迟疑地问。志佳是咋村最好的木匠,过上好日子是很正常的啊!哪像我?妹子你就放心吧。张伯伯说完朝自己叹了口气就出去了,仿佛在感叹自己的穷日子。

  后来,每个月除了一封信,还有父亲寄来的三百块钱。母亲终于相信父亲在那边过上好日子了。母亲用父亲寄来的钱给我买好吃的,还给我买了个封面印着猪八戒图象的文具盒。

  我渴盼着自己快快长大,去父亲那个城市。

  许多年前的我就在这样的幻想里逐渐长大。

  十年后,我上完高中,读完大学,想都没想便单枪匹马去了父亲呆了许多年的那个城市。

  我把一叠叠简历塞在包里,然后奔赴各个人才市场。人才市场你推着我我推着你,人满为患。从里面出来,我听见一个和我差不多年龄的人狠狠地骂了句:狗日的,人比狗还多。我跟着也狠狠地骂了一句。

  一个半月后,摸着口袋里仅剩的200块,我的工作却依然毫无着落。站在微凉的天桥上,望着下面左右穿梭的汽车,我忽然想起幼时父亲在信里给我描述的有关他打工生活的故事。父亲在信里一直是笑着的。

  次日,远在家里的父亲打过电话来问我找到工作没有。

  “早上班了,现在工作忙着呢!”我笑着对父亲说。

  “一个人在外面多保重身体。”父亲笑着说。

  放下手机,父亲的身影愈加在我心底清晰起来。 

 

东莞市虎门镇北栅工业区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