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漠某年某月的世界

这一段的他乡旅路,这一段的心情……

 
 
 

日志

 
 
关于我

这么些年,一直在外漂泊,像所有的流浪的人一样,感受异地他乡的无奈和精彩—— 做了十余年的为他人做嫁衣裳的所谓编辑,没甚名气,也没甚建树,惭愧惭愧! 唯一能让自己说,还对得起自己的,就是一直在努力写稿,从没放弃——如今,也有了数百万字变成铅字! 可惜,现在的我已经世俗了,只为米米在写字,,擅长写创业稿! 为生计,漂泊! 为家,努力! 为梦想,那就得过且过吧!

网易考拉推荐

2008年的第一次……  

2008-02-25 15:12: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借用一下我们《大》的栏目名称,我也来写写“我的第一次”——

咳,这样命题也不好写,命题作文已经不是我这个年龄再去尝试的了;还来“唠嗑”吧,这样写的自由些,也随意些;有时候,就当做是喝醉了说的一些话,有些清醒,有些糊涂吧!

说起酒,这个“第一次”可是与酒切切相关的哦!

那就从酒说起吧——

过年的时间,我已经在家乡喝醉了一场,因此一段时间来,再也不敢沾酒了;可是,这次,我又喝了多少啊!我怕我自己再在这里说喝酒的事,大家一定会以为我是个酒鬼的。没办法,聚会离不开酒啊,就让大家把我当一个酒鬼吧!

去聚会的时候,就知道要喝酒的了,那就喝吧!那就放马过来吧!心里是这样豪放地想着,但一想到要面对的就是两个酒林高手,我哪敢炫耀啊!

然后我们开始喝啊!拿酒进来的时候就一下拿了三瓶还是四瓶(喝醉了吧,糊涂了吧,记不清了吧),我问,怎么拿这么多酒来啊,梅花怎说?她定了五瓶。我当场就要晕倒了!

这才是真的开始喝了(刚才说喝那是醉话),大家都喝上一杯,他们随意喝,而我,意想情愿,梅花芬芳则是一口闷,没得理由讲;再之后是一杯一杯的来吧,就是没醉,也记不清是谁敬谁了,谁跟谁喝了,反正酒桌上一喝起来,就乱了;越到后面,就越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

等到想清晰一下的时候,才发现我们三个人居然已经干完了那三瓶“皖酒王”(皖酒集团真的应该感谢我们的消费者啊),那是什么概念,很简单,当时我们都很“清醒”,也很“自豪”地说,耶!没想到我们居然一人喝了一瓶,一人喝了一斤!

这让人能相信吗?没人相信!这真的是这辈子来我第一次喝这么多,居然还清醒!

桌子上还放着一瓶酒,于是,有的人抱着酒瓶子不放,有的人要抢过来;其实抱着不放的是不让再开了,抢着要的则是坚决要再开一支酒,究竟谁醉了呢?

我都不知道那瓶酒是什么时候开了的,怎样开的?总之,酒又倒在杯中了……

不过,那瓶酒终究没能喝完,大概就喝了不到二两吧,其余的全部倒了,是倒的没了、浪费了!如此的浪费,终究是一种罪过来的。

结果是,我们最能喝的意想情愿,还有梅花芬芳倒下了,我,哈哈!站了起来——

 

之后的星期天,上午在喝,晚上的沙田聚会仍然在喝,我都感觉自己有些要疯了的。

节后综合症

又来一个小标题,按道理应该按时间顺序来写啊,就当喝醉了吧,不按牌理出牌了。

过年后,我们都患了这样一种综合症:上班无精打采,上班有气无力,上班漫漫难熬……我都觉得,上一个星期是如此的难过!

也就是在上一个星期的休息日吧,年初十的那天,梅花芬芳就在邀请赴大岭山,所以熬啊熬,终于熬到了这一天,解放了!掰着手指头数日子啊,终于数完了!

聚会

其实这次有两个聚会,不,应该是三个聚会!虽然胡言乱语,但还是要理清楚顺序的。

星期六的下午,我和意想情愿从深圳奔赴东莞大岭山;长安罗大侠也开始奔赴……

星期天的上午,我和意想情愿想了好久,去东城……

星期天的下午,我们在长安和罗大侠会面,再奔赴沙田。

这几次的聚会,没有当初见作者的成分,因为我们都是去见朋友。

在大岭山,我们就是几个朋友见面,聊天,然后是喝酒;

在东城,我们是见私人朋友;

在沙田,勉强算是见见作者吧!

话题

因为我说,我们纯粹是朋友性质的私人聚会,所以我们什么都谈。

我们很少谈文学,但话题之中还是会多多少少带着这样的内容。

谈了些什么,记不太清楚了,本来记性就不怎么好,加上又喝多了。

星期天的晚上,我们也说了一些关于这方面的话题吧,比较零碎。

迟到

文章又写的有点乱了。

我这人一直比较懒散,原来我们约好4点种出发,5点种聚合,可是等我一路晃悠悠来到龙华车站时,已经4点07分了,4点10分的那趟车刚刚走了,我们不得不等候4点40分的那趟了,意想情愿早在3点刚过就到了那里等候;

可想而知,我们迟到了!

在路上,梅花芬芳的电话就一路地打过来,然后在电话里“恶狠狠”地说,没得商量,罚酒三杯!

在路上,罗大侠的电话也一直打,因为铃声太小,我好几次没听清,呵呵,原来罗大侠找不到路了;

6点,我们正式开始FB!

朋友聚会

我一直说,这是一个纯粹私人性质的聚会,真的没说错。

客方人员:我,意想情愿,罗大侠;主方人员:梅花芬芳,男巫,女巫,更让我们惊奇的是,我们的女巫携带着她的宝贝公子来了,那是一个精灵可爱的BB,他说,妈妈去见自己的老师,我也要去见妈妈的老师!我还和他比谁的头发长呢!为了保护为成年人,我们不公布这可爱孩子的名字,呵呵!

星期天上午的吃喝就更不用说了,更是亲戚间的见面,我在边上沾光哦!

还是朋友的话题

在那晚的聚会上,我们三个能喝酒的人还坚持在餐桌上,他们就要回去了。

我记得是关照过男巫,要把女巫送回家,委托他,就是委托一个最放心的人;而梅花芬芳吧,则对罗大侠说,把他们都送回去;我们历来豪爽的罗大侠二话不说,送啊送啊,自己回到长安的时候已经是11点半了,路还是远的,路,总在绕啊绕的!

结识罗大侠的人,谁能说他不是朋友?

我也对在座的几个人说,我们(我们都是第二次甚至是无数次见过面的),我们都是能交的朋友!

唐突

虽然是朋友的聚会,但星期天我们还是唐突了些——

星期天的晚上,我们去了沙田,相对来说,那是一个稍微偏僻的小镇。当时我们准备自己坐车去,后来还是罗大侠把我们送去了,因为这个镇的交通不是很便利,如果我们晚上吃过饭,坐公交车的话,恐怕就走不了!

那个晚上一直写着雨,但心是热的,情是真的!

沙田就两个作者,一个周朗,一个芳芳,都是博客上的名字,他们一直没有想到,我们会突然的来到沙田,呵呵!

我们都不熟悉路,我们在红灯口停车,然后摇下车窗问路,刚问了声,周朗就在人群中挤了出来,他早在路口等候了,也就一眼看见了我,哈哈,我的相片放在博客上还是有好处的!

怎么说呢,在文字上,周朗是个极幽默的人,现实中,诚恳了许多,稳健了许多;

还有,感谢芳芳作为一个地主的盛情款待——真心感谢,如此破费!

回到大岭山的那餐聚会,也感谢梅花芬芳的盛情款待——一个上班拿1500元左右的朋友,吃餐饭500多元,于心何忍啊!

事后,我也在跟意想情愿商量,以后,以后恐怕我们的减少这样的活动了!

坐车

从星期六下午开始算,我们从龙华到大岭山;

星期天,大岭山——寮步——东城;之后东城——虎门——沙田;然后沙田——长安——松岗——龙华。

似乎,我们一天就是在车上过的,坐公交车,打的士,坐罗大侠的车,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如此的忙,为了哪般,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尤其是罗大侠,时间更是金钱,陪着我们四处晃悠,增添人家的麻烦了,唉!

感动

感动——梅花芬芳的热情;

感动——罗大侠的豪爽;

感动——巫大才子的细心;

感动——女巫的牵挂;

感动——周朗的关照;

感动——芳芳的盛情。

哦,还有,也要感动一下我们的意想情愿,我们可是一路相伴的啊!

哦,还应该提一个朋友,伞漏啊,去了佛山,没能在东莞和我们所有朋友见面,但那晚,她打来了电话问候,同样让人感动啊!

除了我,给人制造麻烦外,我的朋友我都应该感动!

关于其他

2008年的春天,我们开始了第一次聚会,也就算做是我写的“我的第一次”命题作文吧,自己也知道很是混乱,呵呵,就当做随笔来读吧;

这个一直下着春雨的天气里,我们奔波了大半个东莞,春天是希望,春雨也是珍贵的,这也在寓意我们的聚会是有希望的,友情也是珍贵的;

只是,很多时候,我们的内心在挣扎,这样劳碌地奔波,见一次作者,FB一回,带来了什么好处呢,有些迷茫;

我们是该坚持这种热闹的聚会,还是应该静止了呢?

后来听说,梅花芬芳去打了几个小时的点滴,这已经让人很是无奈、很是心痛和遗憾的事了!

还有很多很多题外话,就不说了,脑袋里还有些迷糊呢,可能是前天、昨天的酒还没完全醒过来呢!

混乱的语言,就请抱歉吧!

                                                                   ——2008、2、25

附相关图片,照片说明看相册——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