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漠某年某月的世界

这一段的他乡旅路,这一段的心情……

 
 
 

日志

 
 
关于我

这么些年,一直在外漂泊,像所有的流浪的人一样,感受异地他乡的无奈和精彩—— 做了十余年的为他人做嫁衣裳的所谓编辑,没甚名气,也没甚建树,惭愧惭愧! 唯一能让自己说,还对得起自己的,就是一直在努力写稿,从没放弃——如今,也有了数百万字变成铅字! 可惜,现在的我已经世俗了,只为米米在写字,,擅长写创业稿! 为生计,漂泊! 为家,努力! 为梦想,那就得过且过吧!

网易考拉推荐

在春雨长安收获感动   

2008-04-17 14:46: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许小玲

(本刊将于7期刊登长安聚会的盛况,此文将节选刊登,敬请留意当期杂志。编者注)

雨,一丝一丝从空中缓缓飘下,从长安汽车站开往宵边正大街餐馆的车上,望着车窗外陌生的环境,看着车内第一次见面的朋友那灿烂如花的笑脸,心深处有一份按捺不住的激动和感恩。春天的雨有一些许的凉意,心深处却有一股热腾腾的友谊进驻。
长安,一个熟悉的地名,一个陌生的地方,就这样,与我们结缘,让我们相聚。
没有轰轰烈烈的敲锣打鼓,有的是每一个人内心那一份真挚的心意。
                           
                                                                         一
2008年4月12日晚十点多,家里的座机铃声响起,这一通电话让我意外让我惊喜。梅给我来电:“玲姐,我是梅,我现在在长安了,你明天一定要来啊、、、、、、”放下电话,心里久久难以平静,想着他们几个为这次聚会而操心,回味着西漠大哥在电话里细心地吩咐:“你明天在龙观路坐16路车来到长安车站下车,车费是15元、、、、、、”。想着梅的这一番诚意的邀请,想着大哥为我坐车而操心,想着罗青在QQ里真心的相邀。我脑海里立即闪出一个念头,我明早一定早早赶到长安。
13日早上6点50分起床,7点35分坐上16路车,9点30分到达长安车站。
雨,一直淅淅沥沥地下着。长安,我来了。
撑着雨伞,走在陌生的长安街上,已有一股热情和感恩塞满我怀。老远看到车站那个大钟,大钟下面“金钟酒店”醒目地呼唤着我。825室,我们的集合点,西漠大哥和几位文友已在等候。寒喧、签到后,西漠大哥赠我一个精美的笔记本,递给我一支签字笔,还不忘告诉我说:这是罗青掏钱赠送的礼物。我当时感动得无言以对,就只是笑。更令我激动的是,打开笔记本,有罗青特意为本次聚会而准备的、由巫显栋盖上的“大鹏湾杂志作者聚会”字样的印章,有大哥的亲笔签名和留言:
 
与许小玲君共勉:
追求的脚步应该像时间一样,只能进不能退。
                                           西漠
                                           2008年4月13日
 
与西漠大哥的认识,与《大鹏湾》的相知,与众多来自不同地方的朋友见面,是我这一生中难以忘怀的。这厚重的笔记本上,写下了西漠大哥对每一位文友的一份心意。留言不是千篇一律,而是每人一款留言,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经过他的深思熟虑。这就是西漠大哥凌晨四点才睡的原因,我能有理由不感动吗?
一直想见的梅,迎接我的是一脸真诚的笑,一见如故是我见到她的第一感觉,没有刻意的扭怩的动作和语言,灿烂的笑意一直停驻她的脸上,也是她最具像征性的标志。还有几位男性化名字的美女们也让我终于见了“真面目”。
巫显栋跑前跑后,打这个文友的电话又联系那个,每一个电话后面都细心地不记录着不同的沟情况。声音也变沙哑了,还乐得呵呵呵地笑。
罗青一趟又一趟地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充当司机把文友们一一送到餐馆,还跑上跑下地到825室对大伙宣布再下来五个人。我想和他留个影,也找不到合适的时间;观兰的聚会没能和他细谈,原以为在长安的时间应该比较充足,却没想到他以主人的身份忙得不得了。
 
                                                                          二
 
当车子停在一家餐馆前,我们一个个下了车。我抬头一看,一条醒目的大红横幅高挂于餐馆的大门上,上面写着“热烈庆祝《大鹏湾》作者聚会在东莞长安举行”字样。立时,我感觉我走进的不再是一家餐馆,而是一个被精心安排得让我想流泪的温情心海,更是一个文学的交流场所。
长安宵边正大街的“农家血鸭馆”,这样一家也许出名或不太出名的餐馆,因西漠大哥、罗青、巫显栋的安排而变得与众不同,因我们的到来显得高雅和热闹无比,我的心情也开始高涨起来。路过的行人无不投来羡慕和钦佩的眼光。迎在门口的老板还是服务员,满脸的微笑就将我俘虏。
文友们一个接一个的自我介绍,每一张不一样的面孔,却拥有相同的笑意和爱意。三围宴席坐满来自各地的文友,说着笑着吃着喝着,就如相交多年的挚友般亲切。梅不忘适时地为在座各位留下最美最动人的画面,也没顾得上吃上几口热菜。还好,带来的小美女有美女文友一直在照料着。
一杯一杯的酒,你来我往地喝着,没有正正式式的讨论文学,只是,通过次这见面让彼此相识,沟通。短短的聚会,彼此也只是初步地了解和认识,互留联系方式。为以后在共同的爱好和兴趣上有一个好的沟通和交流的平台。我想,我们不一定聚会得很文学,但我们可以聚会得很生活化。也许,这也是西漠大哥和几位主办人的一个宗旨吧。
于日复一日的日常生活里走出来,于约定的时间里见面,于物欲横流的今昔,为了不曾约定的这份爱好走到一块,我不知我们还能走多远。这样的一个聚会,已属难得,更是难忘。
总有些感动无法言表,也无需言语。在那样的场合,我有点慌了手脚。自我介绍时也显得语无伦次,我只知道我特别想感谢的是西漠大哥、巫显栋为这次聚会所付出的精力和时间;罗青的慷慨解囊支付餐会余款、横幅的制作费用、印章和精美笔记本签字笔等。还想感谢的是参与聚会的每一位熟悉或不太熟悉的朋友(在此不一一罗列姓名),当一声声的“玲姐”在我耳边响起,我未酒心已醉,因为我是最容易被感动的人。还想提的是,这样的气氛,梅不忘给康打了长途电话,告知长安聚会的盛况。这样的一份牵挂之心,能不让我感动吗?
饭后,两个一伙,三个一群地在饭桌旁合影。当然更为美满的是在大门口拍全家福,笑意溢满每一张热情的脸。大街对面的几棵大榕树,静静地在雨中为我们见证为我们祝福。快乐的时光总是匆匆而过,但离别也是等待下一次见面的开始。我们合影后在雨中分手,在雨中送别,大家都有些许的不舍。
长安的王建伟把我送到长安车站购票回深圳;西漠大哥散会时还特意上罗青家与其妻子交待和感谢一番;临走时还不忘拿一本纪念笔记本留给人在老家的袁成康、、、、、、有些感动,尽在细节处。
我相信,这一次的长安聚会,没有我的出席聚会一样热闹难忘。
但我更坚信,我不来长安,不出席聚会将失去很多很多,因为,我是来收获感动和感恩的。
以罗青为细心策划筹办,以巫显栋为耐心实际操办,以西漠大哥为热心牵头,以《大鹏湾》杂志为锲机的这一场聚会在春雨绵绵的四月里圆满结束。我们的友谊也与春天一起出发,并将越走越远。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