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漠某年某月的世界

这一段的他乡旅路,这一段的心情……

 
 
 

日志

 
 
关于我

这么些年,一直在外漂泊,像所有的流浪的人一样,感受异地他乡的无奈和精彩—— 做了十余年的为他人做嫁衣裳的所谓编辑,没甚名气,也没甚建树,惭愧惭愧! 唯一能让自己说,还对得起自己的,就是一直在努力写稿,从没放弃——如今,也有了数百万字变成铅字! 可惜,现在的我已经世俗了,只为米米在写字,,擅长写创业稿! 为生计,漂泊! 为家,努力! 为梦想,那就得过且过吧!

网易考拉推荐

凑个热闹,来说几句  

2009-06-08 16:22: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兼与张子保君商榷

 

本来,今天是不太想说话的,博客历来是热闹的地方,也不单单这一次。今天的热闹只是重复了以前的热闹而已,一帮人又在开口水仗,每次都是如此,我所认识的一帮学生一帮朋友,都在义愤填膺地指责某某人;

张先生既然指名道姓要我出来说话,我也就只有出来说话了,否则,会显得“肾亏”了——

以前,开口水仗的都是那些追讨稿费的人,于是这样的问题,我感觉很是心虚,一再地要求大家(我所认识的,站在我这一边的)停止,不要再“争斗”下去了,因为作为文学圈来说,这并不好!

虽然,现在的文学已经被玷污,已经不再是文学初出道的那份神圣了!早已潜规则,早已世俗了!

但是,这一次的争吵不同以前——

这一次,原本我们提议有个聚会,没想到我们的张先生就在边上冷嘲热讽,说这样的聚会学不到什么东西,不去也罢,去还要掏腰包!

这话,不能不让人愤怒了!

 

作为聚会的组织者,我来解释一下我们聚会的性质:

一,我一直都是把聚会当作是一个呼朋唤友的平台,也坦诚地告诉过大家,就是让大家互相认识,以后大家交个朋友,多个交流机会而已的目的,没有更多的目标,没有非要讨论升华文学的目的;

二,因为经济方面的原因,说到钱,我们不得不世俗了。我们每次活动收费50元,这里包括一围酒席(一般在350元左右,十菜一汤,有虾有蟹),然后是一本十几元的笔记本。第一次长安,我们的罗大侠赞助了将近千元,第二次龙岗,我们的袁成康也赞助了将近500元,才得以把活动举办下去;

三,很多时候,有参加过和其他没参加过的文友都在咨询09年何时再办聚会,我都一直没有答应,确实,承办一次费心费力,还往往落个不好的名声。真正的朋友都劝我,何苦呢!

 

张先生在“攻击”我们的聚会,这显得他有些“小人”了——

其一:很多人都看过他自己写的自传,公司主管,年薪20万,按道理应该不会在乎这些钱吧,何况这是用于文学聚会的钱;

其二:在龙岗聚会,我还是很尊重他的,一早就通知他,让他出来说说话,讲解散文的写作方法,他倒在那样的会上宣扬了自己,聚会对他是好事啊,成名了啊,怎么现在“攻击”我们的聚会呢,有些不解,或许我们都笨罢,理解不了那些作家的思想;

其三:我记得,那次聚会,我们的张先生是交了50元,每个与会者都是这样,我们AA制,而我们的张先生是携带着他的孩子来见世面的;

其四:那一次聚会,几个组织者都忙得穿梭不停,老袁的后背湿透了,我的声音沙哑了,我们付出的辛苦为何,还不是为了给大家一个认识的机会,一个交流的平台。我知道,很多人是感谢这样的机会,惟有我们的张先生对这样的机会是嗤之以鼻的,不屑的,仿佛这样,方能显出他的身价来。如果是这样,欢迎张先生继续鼓噪!

 

不说聚会了,说说我和张先生的交往——

应该在06年吧,张先生是和我们杂志的另一个编辑在联系,后来那个编辑离职后,张先生就开始找我。当然都是电话,一遍又一遍,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编辑也好,作者也好,都是有感情的,我们慢慢地熟悉后,文学也是有些潜规则的嘛,张先生的几篇小文在我的手上慢慢地刊登出来了,于是,张先生几乎每个月或长一点点时间都会打来电话问候。其实,他的功利性很强,就是为了帮他多发文章,他“坦诚”地说:就帮我发了嘛,我不需要稿费!(当然,他知道我们的稿费问题)他的意思就是我不要稿费,你帮我多发,我是在支持《大》,你还不领情?口口声声的老师,叫得人不得不心跳呢!

今天,我也把张先生的一篇文章粘贴在群里,让大家看看一个作家的文字功底和文章水平,说实在的,连错字都还有的文章,我们如何刊发?因之,他的稿子放在我这里起码不下十篇,不合风格,无法刊发!我在这里就不说什么编辑有编辑的立场之类的话题了,我只说,我十几年的编辑经验告诉我,这些文章最多只能上我们的“读者灌水区”栏目,这个栏目我们是扶持新人,不是扶持作家的,无法再上其他栏目了,只能抱歉!

或许,这就是张先生交恶的原因之一,要不,我再没得罪他的地方。

 

至于听到很多他的传闻,说是办报找人要钱的事,这些,离我有些远了,就不再与张先生商榷了,也因为这段时间忙,如此,也就和张先生商榷到此了!

就像他说的,共产党的天下,言论自由!哈哈,我不知道自由不自由,这个话题太大了。

那些人身攻击的话,我的朋友,就不要再和某某人一般见识了,暂且打住。

热闹了一回,也感谢大家的关注!

                                                                               西漠    2009、6、8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